众创空间专题研究报告

作者:己未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19-06-25 13:53:45

李克强总理刚刚于5月7日结束了对北京中关村创业街的造访,咖啡杯的余温还未退却。这不仅让聚集在创业街上的“众创空间”们欢欣鼓舞,也使得中国无数从事与创业相关的人群倍感振奋。今年初,“创客”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两会两万字政府工作报告13次提“创业”,国家明确表示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将成经济发展新常态。“众创空间”也俨然成为2015年中国经济新常态的热词。

  我们秉承严谨专业的风格保持着对中国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深度观察,现拟从“众创空间”这一热点出发,力图全面梳理和总结我国现存的“众创空间”的发展现状和模式,以供各方参考。

  1. 众创空间概述

  1.1 提出众创空间的背景

  早在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致开幕辞时,提出要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人人创新”、“万众创新”的新局面。

  2015年1月4日,李总理探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称赞年轻创客们充分对接市场需求,创客创意无限。创客运动受到政府的支持和鼓励,让“创客”和“创客空间”们倍受鼓舞。为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客被寄予厚望。

  1月28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中央文件第一次提到“众创空间”。2月,科技部发文,指出以构建“众创空间”为载体,有效整合资源,集成落实政策,打造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新引擎。3月5日,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再次反复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且将其提升到中国经济转型和保增长的“双引擎”之一的高度,显示出政府对创业创新的重视,以及创业创新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意义。

  3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众创空间”纲领性文件——《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此举为国家层面首次部署“众创空间”平台,支持大众创新创业。《意见》提出目标到2020年,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同时又具备低成本、便利化、开放式等特点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

  1.2 众创空间是什么

  “众创空间”是科技部在调研北京、深圳等地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基地等创业服务机构的基础上,总结各地为创业者服务的经验之后提炼出来的一个新词。

  那么,究竟何谓“众创空间”?

  根据国务院《意见》中的定义,众创空间是顺应网络时代创新创业特点和需求,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构建的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这类平台,为创业者提供了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

  显然,“众创空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概念,也不能把它与现有的任何一种具体形式划等号。科技部也一再强调,众创空间绝不是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建设,而是在各类新型孵化器的基础上,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创业生态系统。

  我们认为,众创空间的概念外延与孵化器略有重叠,但应比后者范围更大(见图1),此外,它还应包括创客空间(见下文第2章)、创业咖啡等新型孵化器模式。一方面,众创空间包括那些比传统意义上的孵化器门槛更低、更方便为草根创业者提供成长和服务的平台;另一方面,众创空间不但是创业者理想的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还是一个能够为他们提供创业培训、投融资对接、商业模式构建、团队融合、政策申请、工商注册、法律财务、媒体资讯等全方位创业服务的生态体系。


  1:传统孵化器、新型孵化器和众创空间的关系

  1.3 众创空间的特点

  基于国务院《意见》对众创空间的定义,我们结合调研,认为众创空间应当至少具备以下几个特点:

  一、开放与低成本:面向所有公众群体开放,采取部分服务免费、部分收费,或者会员服务的制度,为创业者提供相对较低成本的成长环境。

  二、协同与互助:通过的沙龙、训练营、培训、大赛等活动促进创业者之间的交流和圈子的建立,共同的办公环境能够促进创业者之间的互帮互助、相互启发、资源共享,达到协同进步的目的,通过“聚合”产生“聚变”的效应。

  三、结合:团队与人才结合,创新与创业结合,线上与线下结合,孵化与投资结合。

  四、便利化:通过提供场地、举办活动,能够方便创业者进行产品展示、观点分享和项目路演等。此外,还能向初创企业提供其在萌芽期和成长期的便利,比如金融服务、工商注册、法律法务、补贴政策申请等,帮助其健康而快速地成长。

  五、全要素:提供创业创新活动所必须的材料、设备和设施。

  1.4 众创空间的作用和意义

  众创空间的核心价值不在于办公场地的提供,而是在于其提供的辅助创业创新的服务。各种形式的众创空间都在通过各自的方式,向创业者提供各种类别、不同程度的基础服务。这些基础服务包括但不限于:培训辅导、融资对接、活动沙龙、财务法务顾问等等。此外,个别创业服务机构还自己设立天使或早期基金,有些能帮助初创企业进行鼓励、补贴的政策申请,有些还通过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提供工位注册的工商服务等。

  众创空间作为创业创新服务的平台在全国的推广,将使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2. 众创空间在国外

  显然,国外并没有“众创空间”这个词,但在这里不得不提创客空间。

  创客空间源自国外。“创客”二字,翻译于英文单词“maker”,指不以盈利为目标,致力于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创客空间在国外也有很多叫法:makerspace、hackerspace、hackspace、hacklab、creative space等等。它是一种全新的组织形式和服务平台,通过向创客提供开放的物理空间和原型加工设备,以及组织相关的聚会和工作坊,从而促进知识分享,跨界协作以及创意的实现以至产品化。

  全球知名的创客空间有诸如c-base e.V.、Metalab、TechShop、Fab Lab等等。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外已经把创客空间这个模式推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历史阶段,并对科技创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后,创客的概念被引入中国,也逐渐诞生了类似的场所。国内第一个创客空间是2010年诞生于上海的新车间,类似的还有北京创客空间、深圳柴火空间、杭州洋葱胶囊等等。

  此外,还有两个名字不得不提,它们的模式近来也经常被国内的地产商们挂在嘴边,它们就是Regus和WeWork。

  Regus是全球领先的工作场所创新解决方案供应商,该公司成立于1989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Regus的服务宗旨是,支持其客户的任何工作场所需要,使他们能够在工作的地方,以他们最有效的方式,尽可能持久地享受工作。目前,Regus已经在全球五大洲的900座城市开设了3,000家商务中心。2014年Regus营业收入增加15.8%,达到了16.76亿英镑,净利润增加27%,达到了1.04亿英镑。

  Regus的产品主要包括商务办公室、商务会议室、商务贵宾室、虚拟办公室、视频通信、商务环球、灾难恢复等七类。面向的客户包括新建企业、在家经营企业、中小企业和国际企业等各类企业。

  WeWork是一家位于美国、主打办公场地租赁服务的房地产公司。2014年,实现年营业收入1.5亿美元,利润率近30%。去年12月,WeWork宣布完成一笔3.55亿美元的融资,公司由此估值高达50亿美元。它的盈利点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写字楼“整批零租”获取差价,以会员费及配套服务形式收费,二是通过周边地价的溢价、对种子公司投资等隐形回报获利。

  WeWork激增的会员数量,连接线上线下硬实力资源的能力,显示出资本对该商业模式的充分看好,让这家公司的风头一时无两,也在中国掀起一阵模仿的风潮,潘石屹、毛大庆等地产大亨分别以SOHO 3Q、UrWork开始效仿。

  3. 众创空间在中国

  3.1 众创空间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北京市依托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高校和科研院所等丰富的科技创新创业资源,成为我国众创空间发展最快的城市。

  2015年3月23日,北京市科委对首批“北京市众创空间”中的11家进行了授牌,同时授予中关村创业大街“北京市众创空间集聚区”的称号。这11家创业服务机构分别为:北京创客空间、创客总部、东方嘉诚、科技寺、融创空间、极地国际创新中心、京西创业公社、DRC创億梦工厂、北大创业孵化营、乐邦乐成、清华x-lab。

  5月4日,北京市科委再次对14家创业服务机构授予“北京市众创空间”的称号,分别是36氪、亚杰汇、Binggo咖啡、3W咖啡、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IC咖啡、创业家、车库咖啡、天使汇、飞马旅、联想之星、硬创邦、虫洞之家、因果树。这使得目前“北京市众创空间”的数量达到25家。

  5月7日,北京众创空间联盟成立。标志着在北京市科委的指导下,北京地区搭建起了众创空间资源共享平台和行业自律组织。首届成员大会同期召开,与会成员来自近60家创业服务机构,汇集了众多在行业内具有代表性、影响力、先进理念的人物,将进一步促进推动北京地区创新创业模式新颖、理念超前的众创空间的发展。

  除北京以外,在上海、深圳、杭州、南京、武汉、苏州、成都等创新创业氛围较为活跃的地区,也都逐渐涌现了一大批各具特色的众创空间。比如上海的新车间,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杭州的洋葱胶囊,南京创客空间等等。

  前面提到,众创空间是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现有的孵化器、创客空间是目前众创空间主要的两种业态。

  从孵化器的视角来看,目前我国科技孵化器在大众创新创业方面有很好的基础。据国家科技部公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超过1600家,在孵企业8万余家,仅就北京市而言,各类孵化机构超过150家,国家级孵化机构50家,入驻企业超过9000家。中关村创业大街目前共入孵400多个孵创业团队,获得融资的团队超过150个。

  从另一种主流业态——创客空间的视角来看,中国创客还处于发育期,数量规模都较小。据公开数据显示,全球的创客空间已达数千家,而国内只有70余家。

  3.2 众创空间在中国的模式

  我们根据调研,从业务模式和形态角度来看,认为目前我国现存的众创空间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模式:

  模式1:活动聚合型

  以活动交流为主,定期举办想法或项目的发布、展示、路演等创业活动聚合。例如:北京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深圳柴火空间、杭州洋葱胶囊等。

  模式2:培训辅导型

  旨在利用大学的教育资源和校友资源,以理论结合实际的培训体系为依托,是大学创新创业实践平台。例如:清华x-lab、北大创业孵化营、亚杰会等。

  模式3:媒体驱动型

  由面向创业企业的媒体创办,利用媒体宣传的优势为企业提供线上线下相结合,包括宣传、信息、投资等各种资源在内的综合性创业服务。例如:36氪、创业家等。

  模式4:投资驱动型

  针对初创企业最急需解决的资金问题,以资本为核心和纽带,聚集天使投资人、投资机构,依托其平台吸引汇集优质的创业项目,为创业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从而提升创业成功率。 例如:车库咖啡、创新工场、天使汇等。

  模式5:地产思维型

  由地产商开发的联合办公空间,类似WeWork模式。例如:SOHO 3Q、优客工场(UrWork)等。

  WeWork模式带来的巨大的商机,让众多地产大佬蠢蠢欲动。潘石屹在今年2月初便推出了SOHO 3Q项目,主打“办公室在线短租”。原万科集团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创办“优客工场”,短短一个月时间,在北京“圈地”逾5万平方米。随后,原SOHO中国副总裁王胜江宣布与洪泰基金练手打造“洪泰创新空间”。绿地、亿达等知名房企开始嫁接“互联网+”因子,企图打造中国版联合办公租赁空间运营商。而在上海,融信绿地在大虹桥的中小企业成长平台,打着WeWork竞争者旗号的MO.ffice也于4月落地。

  模式6:产业链服务型

  产业链服务为主,包括产品打磨、产业链上下游机构的合作交流、成立基金进行合投等。例如:创客总部。

  模式7:综合创业生态体系型

  提供综合型的创业生态体系,包括金融、培训辅导、招聘、运营、政策申请、法律顾问乃至住宿等一系列服务。例如:创业公社。

  北京市科委目前已授牌的共25家“北京市众创空间”的主要服务和模式类型如下表(表1):


http://pic.chinaventure.com.cn/201505/08/14310553481.jpg

 

  表1:北京市目前已授牌的25家众创空间主要服务一览

  3.3 典型案例

  案例1:创客总部(产业链服务型)

  创客总部是由北大校友、联想之星创业联盟成员企业于2013年12月发起成立的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孵化器,以产业链服务和天使投资为特点。旨在通过搭建创业者、从业者、